盈米且慢投资实证 - 坚守”能力圈“还是拓展”边界“

假期猫在家里看书,终于读完了屯了好久的《查理·芒格的原则》。这本书把芒格在各个时期的语录放在一起,看的时候像期末总复习。

书中芒格不停强调“能力圈”对于投资的重要性,强调投资者应该寻找“一尺栏”而非挑战“三尺栏”。他认为在能力圈之内,投资者的专业能力和知识会让他们在评估投资价值时占据优势,打败市场。

芒格说:“我们没有可以估算所有企业正确价值的系统。我们几乎将全部企业归入“太难”那一堆,只筛选几个简单的来做”。巴菲特则说:“作为投资者,你不需要每一球都挥棒”。

看到这段,我突然联想到最近在业界引发的巨大争议的,王兴有关“企业不应该有边界”的看法以及美团在出行领域的布局。
王兴说:“巴菲特和芒格素以边界感和克制著称。其实,他们从来没说过伯克希尔投什么行业不投什么行业,他们划出的边界是‘懂’和‘不懂’。我只止步于我不懂的地方。”

我花了很久去思考这两者的区别,究竟是应该待在自己的“能力圈”,还是应该不断突破“边界”呢?从本质上说,这两者矛盾吗?如何判断自己对一个领域是“懂”还是“不懂”呢?

美团四面出击,他确实在他涉猎的领域内都做到了数一数二;而腾讯做电商、阿里做社交,都证明了企业多元化的难度有多高。马斯克神兵天降、四处开花,可贾跃亭却资金链断裂、远渡美国。

是什么造成了这种区别呢?

我翻回去找到了书中芒格的一段话:
你必须在能力、知识和进取精神之间寻求适当的平衡。能力太强却没有进取心,不是什么好事。如果对自己的能力圈认识不清,太强烈的进取心反而会要了你的命。但你对自己的知识边界了解越多,进取心就越有价值。

痛苦的思考过后,我想清楚了两个问题:
1)芒格所说的能力圈是指知识边界(‘懂’和‘不懂’)。你应该不断拓宽自己的知识边界,但待在边界内做决策。
2)“探索者” 重体验, “达成者” 看概率

王兴同意一种把人分成四种的说法:探索者(体验),达成者(要赢),破坏人(坏蛋),社交人(玩乐)。在中国,达成者非常多,要财富自由,要上市。探索者跟达成者一样的勤奋和有力量,但区别在于,达成者一定要赢,而探索者宁肯完全搞懂的输,也不愿稀里糊涂的赢。达成者不会对刀的20种用法有兴趣,但探索者会。达成者更愿意做重复的验证有效的事,会计算投入产出比,达成者不会轻易越界去做不熟悉的失败率高的事,但探索者会。掉进一个未知的陷阱里,达成者会哭,探索者会笑。探索者常被誤解成麻煩製造者,尤其在有既得利益的穩定格局里。 - 卢泓言《王兴的非共识》

投资者大多是“达成者”。投资是一个概率的游戏,投资者终其一生所做的事情是寻找概率和赔率对自己有利的赌局,然后不断重复。一笔失败的投资对于长期复利的侵害是巨大的。所以芒格和巴菲特坚持的“能力圈”,可以很大程度上提高下注的概率和赔率,让自己相对于市场和其它投资者,有更好的优势。

而创业者大多是“探索者”。在创业这个九死一生的游戏中,完全看概率的人是不会选择创业的。

基于此,一个更重要的问题是,创业者以及企业的边界该如何扩展?

正如霍夫曼在《让大象飞》中所说:创业者应该找到一个核心用户需求,经过市场验证和用户认可,然后不断围绕着这个核心来扩展边界。就像滚雪球一样。

拿美团最近强攻的出行领域来举例:它符合美团的价值观 - “Live Better”,又是美团的核心能力(Location based Services)的一个非常有益的补充场景(到家、到店、酒店、出行)。再加上出行领域的老大被客户(司机和乘客)抱怨已久(不可胜在己,可胜在敌)。这个决定就显得很自然了。

王兴在回答有关美团进军出行领域的问题回答说:“我们是一家以客户为中心的公司,所有的竞争看似是你和对手在抢,其实都是为了服务客户。所以你能服务多少客户,你能给这些客户提供多么丰富的服务,这是所有事情的核心”。
想清楚这些,在“创业者”和“投资者”这两个角色切换的时候,就不那么纠结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