盈米且慢孟岩投资实证- 投资中,卖的人更聪明?

老祖宗常教导我们:“买的没有卖的精”。对应到股市投资,也是如此。每一笔交易,买入的都是其它人的卖出,大家都有充分的理由,那么谁对谁错呢?按照老祖宗的说法,卖的人更精明。高毅资产的合伙人冯柳也是这样认为:

逆向投资符合博弈之道,它可以弥补我们作为买家的天然劣势,任何人买一只股票的时候都不会比他卖的时候理解更充分,因为少了持有环节的跟踪和进程思考,所以在别人因情绪不好而影响判断或行动力的时候,你才会抵消掉这方面劣势。

我认为这段话实在太精彩,读到的时候直拍大腿,迫不及待的把它抄了下来。

平时我们谈论逆势投资,总是从贪婪恐惧的角度,或者安全边际的角度。而这段话从博弈的角度,给出了逆向投资的内在合理性。

是的,如果把卖出的人作为一个整体来看,他们一直在持有和跟踪股票和背后的公司,在这个过程中获得的信息以及进行的思考,应该比买入的人充分的多。这刚好印证了老祖宗说的:“买的没有卖的精”。而在投资这个长期的概率游戏中,买家为了抵消掉在这方面的劣势,就要寻找卖家非理性的时机。

这让我想到橡树资本的霍华德·马克斯在《投资最重要的事》(瞧这些书名)中说的:

橡树资本管理公司的格言之一是:“我们不找投资,投资找我们。”尽量作壁上观。我们不会怀揣“购物清单”出门寻找,而是等待电话铃声响起。如果我们打电话给持有者说“你有×,我们想买”,价格就会上去。但是如果持有者打电话给我们说,“我们被X套牢了,想脱手”,价格就会下来。因此我们更喜欢相机而动,而不是发起交易。

如果你读过《大而不倒》,就会想起2008年金融危机的时候,巴菲特怀揣现金,在电话旁拒绝了雷曼、选择了高盛,成就了一笔极好的投资。

如果把交易的双方比作战争中对垒的两军,寻找卖家集体非理性卖出的时机就是典型的“先胜而后求战” - 不可胜在己,可胜在敌。

在伯克希尔1997年的年报中,巴菲特提到了史上最伟大的棒球击球手之一的泰德·威廉姆斯。泰德的成功来源于对比赛的深入研究。他把好球区分解为77个棒球大小的空间,并将结果绘制在本垒板上。他知道只有击打“最佳位置”的投球时,击球率才会更高。当然,即使有这样的认知,他也不可能整天等待完美投球;如果三投不击,他就要被三振出局。

巴菲特认为就这一点来说投资者是有优势的,只要他们能够领悟到。因为投资者不会被三振出局,所以他们不必承受行动的压力。他们可以错过无数机会,直到一个极好的机会出现在眼前:

投资是世上最棒的交易,因为你永远不必急着挥棒。你只需站在本垒板上;投手以47美元投给你通用汽车,以39美元投给你美国钢铁!没有人会被三振。在这里 没有惩罚,只有机遇。你可以整日等待你喜欢的投球;当守场员恹恹欲睡时,你便可以快步上前一击命中。

就像上周的周报里面举了长赢指数投资里面目前收益率最高的“恒生”的例子:2016年1月,A 股连续熔断,香港市场也弥漫在一片恐慌之中:索罗斯做空香港、人民币贬值要崩溃、香港将长期边缘化 ... 在这样的气氛中,很多卖家尽管对公司和股价做了极多的研究,也在当时以不可思议的价格把股票都卖掉了。也给了当时的买家巨大的优势。

因此,在投资这场马拉松的过程中,

首先,你不要做一个“非理性”的卖家;

其次,在遇到其它卖家非理性、恐慌卖出的时候,请珍惜机会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