盈米且慢孟岩投资实证 - 投资的风控应该做在事前还是事后?

2月初市场大幅调整,且慢的几个严选策略做了不同的应对:“长赢”在大跌中继续发车加仓,而“二八轮动”和“德圣灵活进取”则进行了减仓甚至清仓。公众号后台收到一些用户的问题:这不是矛盾吗?今天想聊聊这个话题。

在我看来,他们做的都是风控。

资本市场是典型的混沌系统,对市场长期走势精确的预测是不可能的,而短期的走势更是处于随机的状态。投资者要做的,是在这个不确定的市场中努力的去寻找确定性。但无论我们多么努力,市场的波动、尤其是短期的波动是无法被我们控制的,尤其是一些系统性风险,需要我们做好应对。

风控最早是资产管理行业的概念,由于杠杆、清盘线或者内部的一些合规要求,资产管理行业有专门的风控部门。

而对于且慢和市场上很多其它的智能投顾,我觉得,做风控最重要的原因,是为了让用户更好的拿到长期投资的收益。A股市场的波动巨大,很多基金投资者会在大幅下跌的时候斩仓出局,而在下一轮牛市中后期的时候受不了诱惑重新高价入场,从而完美错过了股市中获利最重要的因素:价格和时间。因此,采用风控降低策略的回撤幅度,让投资者的心理承受底线不被击穿,始终留在市场中,才有可能获得长期该得的收益。

风控可以做在事前,也可以做在事后。

做在事前的风控,是指通过采用配置相关性低的资产、定投分散时间风险、规划合理的资金进出结构等方式,在事前平滑组合的波动。同时通过清楚的风险警示并告知应对方案,对投资者进行预期管理。因为对策略有了充分的了解、对风险有了足够的认识,当风险真的来临时,投资者也不会慌不择路。

做在事后的风控通常就是通过减仓甚至清仓的方式,来换取系统性风险发生(大幅下跌)时用户心理的安定。但需要注意的是,没有人是神仙。大多数的事后风控,都是用“高概率的小错误”换取一次“低概率的大正确”。频繁的风控希望躲避的,是2008年的金融危机,是2015年的股灾,是2016年的熔断。而付出的,则是试错产生的交易费用,以及可能的重新进入市场的机会成本。

还是那句话,你需要根据自己的特点来选择合适的风控方式。拿且慢的几个严选策略来举例:

“长赢” 的风控是做在事前的。他会选择指数基金而非个体公司,会通过150份的资金规划以及全市场的估值来控制资金投入的节奏,会通过大类资产配置来降低账户整体的波动。同时在每一次发车的时候,会根据估值尽量保证每一笔买入有足够的预期收益,并且事前做好最大的跌幅准备(还记着发车文章中“最大可能跌多少”的字眼吗,这不是说说玩儿的);

“极简投资” 的风控也是做在事前的。根据相关性低的大类资产进行配置降低波动,强调“定投”来从时间维度上进一步分散风险,以及“极简投资”一直在强调的要投资5年以上,都是在预期管理和操作层面的风控;

“二八轮动” 的风控是做在事后的。一旦他觉得市场出现他定义的风险(沪深300和中证500相比20个交易日前均为负收益),就持币等待。如果判断错了,下一个调仓窗口马上认错;

“Earl 二八轮动” 也是一样,稍微不同的是他和 “二八轮动” 的风控窗口和敏感度不太一样。且慢的“二八轮动”是每个交易日判断、盘后调仓,“Earl 二八轮动”是每周最后一个交易日的尾盘前进行判断并调仓。看起来,且慢的“二八轮动”更敏感,但这其实是双刃剑。

“德圣灵活进取” 包括市场上很多其它的智能投顾,也是把风控做在事后。虽然风控的模型各有不同,但道理是一样的。都是在“系统性风险“出现的时候,减仓或者清仓,试图避免进一步的损失。

换个角度,“危”也是“机”。之前做投资的时候,我更喜欢把风控做在事前。也就是仔细考虑尽可能多、尽可能差的情况,做好在这些情况发生时候的应对准备。而真的出现了比较大的系统性风险,一般都是难得的投资机会,这时候应该做的,是“利用”机会。